您当前所在的位置:主页 > 新闻资讯 > 公司新闻 >

灭门继母一家五心 23岁嫌犯性情过火 从小娇惯

▷案发现场外仍留有戒备线  房门翻开,血腥味扑面而来。葛雷和妻子、两个未成年的孩子,以及葛雷的母亲,都倒在血泊里。  4月21日,安庆市公安部门通报,20日晚8时许接到报警电话,迎江区发作一同致五人死亡的刑事案件,11个小时后,公安在亳州将立功嫌疑人葛雷母亲的继子范剑威抓捕归案。  十多年前,范剑威的父亲和葛雷的母亲重组家庭,有人猜想,凶案的发作,与复杂的家庭关系有关。据范家亲属泄漏,范剑威和葛雷曾一同运营一家餐馆,他们猜想能够因而发生了矛盾。葛雷的妹妹则称,哥哥和母亲此前与范剑威交流不多,并且她以为,范剑威性情较为偏激。  4月22日下午两点半,范剑威被警方押回大伯家门前的鱼塘指认拍照,他穿着被捕时的黑色T恤,僵着脸,站在池塘边。见到围下去的亲人们,这个23岁、身高约1米85的小伙子忽然跪在了地上,声泪俱下起来。    ▷ 范剑威和葛雷合开的餐厅  血泊中的五口人  4月20日下午4点,范家大伯接到四弟范长宏打来的电话,让他到安庆郊区的家中看一下,“他儿子打电话跟他说,把异父异母的兄弟捅了”。  范家大伯后来没太在意,以为是范剑威和葛雷这对继兄弟之间有些别扭、打闹,他只需过来登门赔礼抱歉化解。直到后来,他再次接到亲友的电话,敦促他过来检查,范家大伯才认识到事态的严重。  但一切已无法挽回,当晚8点多,救护车和警笛声打破了钻石郡小区的安静,五具尸体被抬出,包括范剑威的继母、继兄葛雷,以及葛雷的妻子、11岁的儿子、1岁的女儿,范剑威成了杀害他们的嫌犯。  据21日安庆迎江公安在线警情通报,公安部门于20日晚8时许接到报警,迎江区发作一同致五人死亡的刑事案件,11个小时后,公安在亳州将立功嫌疑人范某抓捕归案。  4月22日上午,北青深一度记者赶到案发现场,事发小区楼下仍拉着戒备线,一名警察守在25楼的电梯门前,同层楼梯间散落着办案人员采集现场人证时留下的一次性手套和塑料纸。  凶案发作之前,似乎已有征兆。  范剑威与葛雷以及葛雷的舅舅合伙开了一家麻辣烫店。中途,葛雷和舅舅先后因故加入,只剩范剑威单独运营店铺。  隔壁店主记得,19日范剑威的麻辣烫店正常营业,但并没见到他自己。第二天,店铺没开门,只在下午见到了来取快递的范剑威女友,这名店主还调侃“是不是你们每周六都要过二人世界?”范的女友回了句“家里有事”,便转身分开。  19日早晨9点左右,葛雷的亲妹妹葛灵有些想念1岁多的小侄女,便给葛雷拨了视频电话,但一直没人接听。  依照原方案,20日范剑威的继母应坐一早的火车前往青海,并在那里与丈夫范长宏汇合。但直到上午10点,她仍未向家人通报行程静态,范长宏有些担忧,电话打过来不断无人接听。  据葛灵转述,范剑威曾通知父亲,葛雷和继母的手机电板坏了,已送去维修。葛灵本人就是开手机店的,电板坏了换一个即可,而且为什么送去维修的手机还能打通,却没人接听。  葛灵通知深一度记者,当天黄昏,堂兄和一个同窗赶往葛雷在安庆的住所。呼喊和按铃均无回应,发现葛雷家中的防盗门没锁,他们翻开门,看到的却是葛雷全家被杀害后的惨状,人躺在地上,满屋的血迹。  理不清的纷争  范长宏育有一儿一女,姐姐比弟弟大7岁左右,他们的生母在范剑威10岁时因病逝世,尔后,父亲单独抚养姐弟两人。  与范家不同,葛家兄妹在父母离婚后便辨别由父亲和母亲独自抚养。几年后,母亲经人引见与范长宏再婚,女儿葛灵也跟着离开范家。  案发后,人们大多将喜剧的本源与“重组家庭”的复杂关系联络在一同。  2015年,葛雷曾与妹妹葛灵在网上销售书籍,但生意并不理想,尔后葛雷便决议尝试麻辣烫生意,由于手里资金缺乏,拉来了舅舅和范剑威合伙开店。  左近文具店老板曾屡次看到,范剑威和葛雷一同运营麻辣烫店那段工夫,进货、补货之类的事情次要是葛雷在打理。葛灵也证明,店里很多事情都是哥哥在一手筹办。  对麻辣烫店的运营情况,各方说法不同。前述文具店老板称,在麻辣烫店开了没几个月后,葛雷便将本人的汽车换成了奥迪,几个月之后,范剑威也买了一辆长城哈弗。葛灵则以为,店铺生意并不好,所以舅舅和哥哥才会先前进出。  深一度记者经过工商注册信息发现,麻辣烫店铺运营者为葛雷,且不曾发作变卦。范家亲属则称,范剑威是以3.5万元的价钱从葛雷手中接手餐厅的,范剑威的继母由于葛雷加入运营的事情不太快乐,他们猜想,或许是由于店铺的归属成绩,让范剑威和葛雷之间有了矛盾。  另有媒体报道,据范家大伯称,因运营者姓名未变卦,该麻辣烫店的加盟总部还是直接与葛雷联络,这让范剑威不满。  “我哥哥是比拟有闯劲的,什么生意都敢去试试。”据葛灵引见,从麻辣烫店加入后,葛雷又先后开了两家餐饮门店。目前工商材料显示两家店为存续形态,但记者实地走访发现,店面目前曾经转让。葛雷的四叔称,转让皆是由于生意不好。  关于凶案原因为房产纠纷的传言,范家亲属表示并不清楚。他们只晓得,范剑威的父亲在案发小区的确按揭买了一套房子,大约八九十平,房本上写着范父和继母的名字,往年刚谈了一个多月女冤家的范剑威名下并无房产。  关于案发现场的房产归属成绩,范家大伯记得,去年葛雷生了二胎,嫌房子小,将原先按揭的80多平米的小房换成了100多平米的房子。葛雷四叔和妹妹均证明,葛雷为了凑齐首付,不只卖了本人的奥迪轿车,而且向包括四叔和妹妹在内的亲戚们借了钱。  深一度记者向葛灵求证,哥哥葛雷换房时继父和母亲能否出钱时,她称:“我妈他们也是刚买了房子,也要还房贷和生活,不会有很多钱借给我哥买房子,最多是一两万。”葛灵同时表示,母亲再婚后,家里的“财政权”不断在继父手里,不会有多余的钱给哥哥一家。    ▷警方现场勘查时留下的物品  重组家庭之痛  葛灵在继父家生活了一年多后,便嫁人分开了范家。在葛灵看来,也许是由于从小得到母亲,范家的伯伯们和姐姐对范剑威总会多几分心疼,“根本上可以说是要什么就给什么”。  葛灵还以为范剑威性情有些偏激,她回想称:“以前我听他们范家人说过,他小一些的时分跟他人吵架,拿了刀要去找费事,我妈妈在家吓得不得了,后来他伯伯把他找回来,还做了一份蛋炒饭给他吃。”  但上述说法并未失掉范家亲属的证明。据他们引见,范长宏终年在外做生意,10岁的范剑威在母亲逝世后便成了留守儿童,曾辨别在二姑和二伯家寄宿过一年。  父亲再婚后,继母也多是跟着他外出做生意,范剑威甚至在继母娘家待过几年。据范剑威的伯伯们称,范剑威在老家时,普通犯点小错误,晚辈们不会对他很严峻。“他父亲有时分也挺惯着孩子的,由于不断在里面打拼,很少有工夫管束他。”  但他们依然对发作的凶案感到不可思议,“麻辣烫店生意很好,又刚谈了个女冤家,可以说爱情事业双歉收。一团体好好地不会杀人,一定有什么事情发作了”。大伯和三伯均以为,侄子范剑威虽然有时分比拟淘气,但在他们看来,仍然是特性格很好的孩子。  麻辣烫店隔壁店铺的老板回想,范剑威是一个很客气的人,“每次我递给他一支烟,他一定会回给我一支。在开店上,他给了我很大的协助,包括如何办营业执等手续。”另一位左近的店家回想,范剑威看上去是那种很有礼貌、很开朗的大男孩,但他似乎很逃避向人谈起本人的家庭。  往年是范剑威父亲和继母再婚的第12个年头。  在葛灵的印象中,母亲和哥哥跟范剑威很少有交流,哥哥葛雷是个比拟缄默的人,平常不怎样喜欢说话,更不会自动与范剑威攀谈。他们也不曾住在一同,合伙开店时期,范剑威在门店左近租房本人住,很少去葛雷一家的住处。  葛灵由于在外任务,简直每两年才回家一次,只要逢年过节的时分才会晤到范剑威,“见到也只是打个招呼,说不了几句”。  “我侄子11岁了,每次都跟在他前面,叔叔、叔叔叫个不停,甜的不得了,叫的就像亲的一样!”葛灵至今想不明白,即便大人之间有再多的隔膜,凶案发作的那天,范剑威怎样忍心损伤两个孩子。
上一篇:崔永元针对“最下法卷宗丧失变乱”公布道歉声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百度一下 | 三分彩是正规的嘛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二维码

    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