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彩票开奖结果查绚   

彩票开奖结果查绚

草原文化研究成绩斐然文物考古工作硕果累累

时间:2019-04-06 19:45 点击:
2013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工作成绩卓越。通辽市哈民芒哈新石器聚落遗址持续发掘,发现有房址、窖穴、灰坑等重要遗迹以及大量的精美玉器;通辽市库伦旗小奈林稿遗址、西孤家子墓地的考古发掘,首次在我区发现典型高台山文化的遗迹遗物;辽上京皇城遗

  2013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工作成绩卓越。通辽市哈民芒哈新石器聚落遗址持续发掘,发现有房址、窖穴、灰坑等重要遗迹以及大量的精美玉器;通辽市库伦旗小奈林稿遗址、西孤家子墓地的考古发掘,首次在我区发现典型高台山文化的遗迹遗物;辽上京皇城遗址皇城南部建筑遗址的考古发掘,厘清了辽、金两代建筑基址与道路之间的关系;杭锦旗霍洛柴登古城铸钱作坊遗址的考古发掘,新发现2座铸币窑址,还出土有钱范等重要遗物;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盛乐古城周边墓葬的考古发掘,发现有战国、汉代、唐代等不同时期的墓葬,为进一步研究唐代墓葬

  我区地域辽阔,地下文物资源丰富,现已初步查明有各类文物遗址点2.1万余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41处,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319处,其它盟市旗县级别的文物保护单位700余处。近年来,随着我区田野考古工作的深入开展,分布在草原地区的一些古代城址与墓葬逐渐地被揭露与发现,不同历史时期的文物精品大量破土面世,形成了以草原文化为主要构成特点的遗产群体。通过考古发掘手段对这些物质文化遗产进行深入的发掘与展示,这是围绕自治区“8337”发展思路进行文化工作的主要抓手,也是弘扬民族文化、传承草原文明的一个重要平台。

  2013年,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工作成绩卓越。通辽市哈民芒哈新石器聚落遗址持续发掘,发现有房址、窖穴、灰坑等重要遗迹以及大量的精美玉器;通辽市库伦旗小奈林稿遗址、西孤家子墓地的考古发掘,首次在我区发现典型高台山文化的遗迹遗物;辽上京皇城遗址皇城南部建筑遗址的考古发掘,厘清了辽、金两代建筑基址与道路之间的关系;杭锦旗霍洛柴登古城铸钱作坊遗址的考古发掘,新发现2座铸币窑址,还出土有钱范等重要遗物;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盛乐古城周边墓葬的考古发掘,发现有战国、汉代、唐代等不同时期的墓葬,为进一步研究唐代墓葬形制、结构和建造技术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乌兰察布市集宁路古城的考古发掘,发现元代城墙、房址和窖穴等,并出土有丰富的瓷器、陶器和铁器,这对于进一步研究古城的建置、居民结构以及手工业生产等方面意义重大;对乌兰察布市“北魏九十九泉御苑”遗址的考古调查,重新确定其为汉代的长城遗存;中蒙联合考古队对蒙古国德力格尔汗山地区的考古调查工作,新发现岩画、石板墓、匈奴墓葬等多处不同历史时期的文化遗存,这是2013年度对外文化交流工作的亮点所在。总之,2013年度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各项工作均取得了丰硕的科研成果。草原文化的重要实物载体就是林林总总的物质文化遗产,通过考古发掘手段对文化遗产进行深入发掘与阐释,弘扬草原文化精粹,壮大草原文化影响,将我区丰富的文化遗产资源优势转化为强大的发展优势和动力,这是我们每一个文物考古工作者应尽的责任与义务。我们要自觉地履行起历史和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职责,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在新的形势下切实做好民族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在文化建设上实现新的跨越。

  版式策划:李晓菲 联系电线月,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乌兰察布市博物馆、察哈尔右翼中旗文物管理所对位于乌兰察布市灰腾梁之上的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北魏九十九泉御苑遗址”进行了详细考古调查,取得了重要考古发现。通过此次考古调查发现,北魏九十九泉御苑遗址实际上是一段汉代的长城。长城墙体长度为46.585千米,在有墙体存在的46.585千米中,土墙长34.575千米,石墙长9.38千米。墙体沿线座。土筑墙体占墙体总长的74.2℅,系就地取土筑就,没有发现明显的夯层。石墙较少,主要修筑在起伏较大的山丘间或顶部,采用火山岩垒砌墙体。石墙中以杏桃沟段长城保存相对较好,墙体剖面呈梯形,底宽5—7米,顶宽3—4米,残高0.5—1.5米。46座烽燧,可分为土筑、石筑和土石混筑三类构筑方式,多数分布于墙体内侧,个别分布在墙体外侧。烽燧相互间距一般在1千米左右,最远者有近3千米,最近者为80多米。9座障城平面多呈方形,边长在50米左右,障墙均底宽顶窄,构筑方式可分为石砌、土筑和内部土筑外表砌石三类。障城相互间距多在10千米左右。在调查中,采集遗物均为陶片,可辨器形,有饰粗绳纹的夹砂釜残片,有外背饰绳纹、内壁饰菱形格纹的板瓦残片等,均为典型的西汉时期遗物。灰腾梁长城东南端的起点为卓资县巴音锡勒镇三岔子村东的三岔子障城,该障城分布于山梁之下,正好处于东、南、西三岔路口的交叉点之上,起到一个有效的控扼作用。西南端通过山险、烽燧、障城等遗迹与蛮汗山秦汉长城相衔接,西汉定襄郡东部都尉治所在的武要县故城(今卓资县三道营古城)恰好处于这个衔接点之上。秦汉时期,在三道营古城以东,没有继续沿用战国赵北长城,而是向南新修筑了一条长城,至岱海北岸再折向东去。新筑秦汉长城以东、以北地区为匈奴所占据,到东汉时期为鲜卑人占据后,史籍称其为“匈奴故地”。西汉灰腾梁长城的修筑,将整个水草丰美的高山草原包围起来,占据了防控匈奴的制高点。到东汉时期,随着武要县建制的撤销,灰腾梁长城也随之一并放弃。

  哈民聚落遗址位于内蒙古通辽市科左中旗舍伯吐镇东偏南约20公里,南距通辽市50公里。遗址地处西辽河平原东部,南望西辽河,北靠新开河,是大兴安岭东南边缘,科尔沁沙地的腹地,为新石器时代遗址,距今5100—5500年。遗址平面呈椭圆形,总面积近10万平方米。2010—2012年哈民遗址进行了3次发掘,发掘面积达6000平方米,收获了大量珍贵文物。2013年7—9月,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哈民遗址进行了第四次抢救性发掘,发掘面积为1350平方米。清理房址14座,墓葬1座,共出土陶、石、玉、骨蚌器等500余件。

  此次发掘的房址保存较好,房址内居住面上普遍发现了丰富的遗物。房址均为半地穴式,门道设置在居室的东南,门向基本在130—145度,部分门道前段有台阶。多数房子居住面及较直的穴壁保存较好,有明显烧结面痕迹,呈灰褐色或黄褐色。圆形灶坑位于居室中南部,正对门道,保存较好的灶坑壁上有明显的烧结面,呈黄褐色。此次发掘也在房屋中清理了较完整的房屋顶部木质结构及大量非凌乱死亡人骨。发现的1座墓葬为土坑竖穴墓,葬式为仰身叠肢葬,头朝西,面朝上。

  发掘出土的陶器有筒形罐、壶、钵、盘、盆、丫形器等。石器发现较多,器形有斧、凿、刀、磨盘、磨棒、饼形器、杵、耜、盘状器、环形器、镞等。未发现骨柄石刃刀等复合工具。骨、角、蚌制品以锥、针、蚌刀等,骨蚌器发现较少,保存不好。本次发掘又出土20余件玉器,种类有玉璧、佩饰、匕形器、球形器、玉管等,仅房址57就发现18件玉器,玉器种类丰富,制作精美,非常珍贵。

  小奈林稿遗址位于通辽市库伦旗库伦镇小奈林稿村西的一处缓坡上,遗址总面积5000余平方米。为配合库伦——平安地一级公路的改扩建工程,2013年3—6月底,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其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累计揭露面积1800余平方米,主要为青铜时代的文化遗存。其中高台山文化的居址和墓葬是此次发掘的主要收获。

  居址分布较广,从南侧断壁到遗址北端、从坡地东侧边缘往西至30米左右都有发现。遗迹现象较为丰富,有房址12座、灰坑30多个、沟5条。房址多为圆角长方形半地穴式,室内中部附近往往有规整的圆形坑灶,数量1—3个不等,坑壁由于长期被火烧烤而呈炭黑色,壁面非常坚硬。其中1座房址的坑灶在发现时,上方还置有1件残鬲。部分房址存有较好的硬面。个别房址的墙壁附近发现有圆形柱洞,斜坡式门道位于房址的东侧。墓葬共发现26座,比较集中地分布在遗址的南端,排列较密,从墓向来看,既有南北向的,也有东西向的。墓葬形制比较统一,除两座偏洞室墓外,其余都是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墓圹长一般2米左右、宽不足1米,深者1米余,浅者揭掉耕土层就暴露出人骨。全部为单人葬。葬式为侧身直肢,无葬具。多数墓葬有随葬品,以陶器为主,少者1件,多者5件,一般以2—3件居多,通常放置于死者的足端或下肢骨近旁。随葬陶器主要有小口高领壶、侈口鼓腹罐、高足钵、平底钵、杯、大口高领罐等器物。

  孤家子遗址位于通辽市库伦旗孤家子村西北1公里处,北距库伦镇10公里。遗址地处河道南岸,属于青铜时代。2013年4—6月,为了配合库伦至平安地一级公路工程建设,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会同库伦旗文物管理所以及赤峰学院2011级考古班对孤家子遗址进行了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发掘面积2300平方米。共清理墓葬64座,灰坑46座,沟10条及房址1座。

  墓葬除发现一座合葬墓以外,均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墓单人葬,少量墓葬发现二层台。发掘的墓葬中多数墓葬为南北方向,头朝北居多。此外,还发现一些东西向墓葬,头朝东占绝大多数。墓葬葬式多侧身屈肢、侧身直肢、仰身直肢和少量俯身葬。出土随葬品中最多的是两个陶器相扣置于脚底,少数墓葬随葬3件陶器。陶器组合多为碗和壶的组合。部分墓葬随葬有单耳罐,置于脚踝或骨关节处。有一座墓葬随葬品置于头部。少数墓葬填土中发现兽骨并随葬石钺,经鉴定这些人骨均为男性。墓葬内还清理出大量半透明玛瑙玦、绿松石坠饰及料珠。玛瑙玦多位于人骨头骨两侧,白色半透明,多成对出土。最大的直径约6cm。料珠较小及绿松石坠多散落于人骨头部下方,锁骨附近,可能为当时一串。灰坑平面呈圆形、方形和不规则形,多直壁平底,清理出土少量陶器、石器、骨蚌器及青铜器。有两座灰坑内发现人骨。

  陶器绝大多数为素面夹砂红陶,局部抹光,还有少量黑陶。发现纹饰有附加堆纹、绳纹、网格纹、乳钉纹,器形主要有碗、壶、单耳罐、钵,鬲、甗。石器发现有石钺、石镞、石刀,钺有单孔和双孔之分。骨器发现较少,有骨锥和骨管。此外,遗址中发现一件青铜器箭头,为灰坑内出土。从墓葬葬式和出土遗物情况分析,我们初步断定该遗址为高台山文化遗存。该遗址的发现对研究高台山文化的分布以及北方早期青铜文化有着重大意义,同时也为弄清夏家店上下层之间的关系提供了佐证。

  2013年7月—12月,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林格尔县文物保护管理所为配合和林格尔县盛乐经济园区建设,再次对建设区域进行了抢救性的考古发掘,勘探面积约1万平方米,勘探古代墓葬76座,发掘清理不同历史时期墓葬60座,出土有各类质地的随葬器物约百余件。

  本年度发掘的墓葬以战国时期为主,共计56座。大部分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葬的平面形状以长方形为主,也见部分梯形。部分墓葬带有壁龛或头龛,头龛或壁龛中放置有随葬的陶器。部分墓葬发现有葬具,葬具有单棺与棺椁两种,少部分墓葬发现有动物殉牲。墓主人骨架大多保存较好,葬式以单人葬仰身直肢为主,此外还见有侧身屈肢葬等。出土随葬品有陶器、铜器、铁器、玉器等。陶器以罐、钵、壶等为组合,其中钵扣罐为该墓群的常见葬俗;铜器以带钩为主,此外还有铜璜、铜铃、铜饰件等;铁器有带钩、饰件等;玉器有玉璧、玛瑙环等。

  汉代墓葬仅发现2座。墓葬形制为竖穴墓道土坑墓,一座墓葬由墓道、甬道及墓室三部分组成;另一座由墓道与墓室组成。墓道平面皆呈梯形,墓道壁较直,底呈斜坡状。墓室为竖穴土坑,平面略呈长方形,四壁垂直,底部较平。骨架保存较好,皆为单人仰身直肢葬。随葬品以陶器为大宗,器类有罐、壶、罐、灶和井等。唐代墓葬仅2座。形制为土洞墓,墓道向南,呈斜坡状。土洞为直洞式,平面为梯形,墓主人皆为单人仰身直肢葬。随葬有陶罐、铜带跨等。本年度发掘的这批墓葬的时代包含有战国、秦汉、隋唐3个时间段,出土了一批重要文物,本次考古发现,为进一步揭示和林格尔县盛乐古城的历史沿革以及文化分期、文化因素和变迁等相关问题提供了一批翔实可靠的实物资料。

  霍洛柴登古城位于鄂尔多斯市杭锦旗锡尼镇浩绕柴达木嘎查北1.5公里,东南距旗政府所在地锡尼镇约20公里。古城址平面呈长方形,城内地势较平坦,北部地势略高。古城时代经考证为西汉武帝至王莽时期。2012年8月,杭锦旗霍洛柴登古城内发生古钱币窖藏被盗案件,随后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受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局委托对该处钱币窖藏地点进行了清理发掘。清理过程中在窖藏附近发现铸钱作坊遗址一处,本年度进行了第二次考古发掘,发掘面积300余平方米,取得了重要收获。

  经清理发掘在铸钱作坊遗址内新发现铸币窑址2座,连同2012年清理的2座,共发现铸币窑址4座。其中Y1、Y4保存较好,窑室平面主要为长方形,窑室一侧有火膛、火道、窑门等。发掘出土的长方形窑砖上刻有“六”、“土” 等文字,应为修筑窑址时所用砖的编号。在窑室及附近文化层中新出土了50余块钱范(陶母范)、其他陶范20余块,此外还出土有较多古钱币、陶器、铜器、铁器、石器及大量铜铁炼渣、动物骨骼等。此次发现的钱范为新莽时期钱范,均陶质,有正范和背范,钱文主要有“大泉五十”、“小泉直一”。 这次考古发掘还出土了2块有确切纪年的钱范,上有文字“始建国元年三月”。 始建国是王莽年号,为公元9年。 出土的古钱币主要有“大泉五十”、“小泉直一”、“货泉”、 “半两”、“五铢”、“契刀”。窑室内及附近发掘出土了多枚西汉“半两”、“五铢”铜钱,铜钱大部已残半,未经打磨修整,应在该处铸币窑址铸造后未曾流通使用。从发掘出土的西汉“半两”、“五铢”铜钱及“大泉五十”、“小泉直一” 钱范等分析,古城铸钱作坊遗址的年代应该在汉武帝以后至新莽时期,延续时间较长。新发现的4座窑址分布井然有序,窑址附近还发现制晒坯场地,整个作坊遗址布局合理,应是统一规划建造而成,在国内尚属首次发现。这次考古发掘发现的铸钱作坊遗址及在附近发现的钱币窖藏、出土的有确切纪年文字的钱范等,对于研究我国西汉及新莽时期的货币制度、铸币工艺等领域都有重要的意义。

  为了配合乌兰察布市集宁路文化产业园区集宁路古城遗址公园建设,2013年6—10月,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乌兰察布博物馆、察哈尔右翼前旗文物管理所联合对集宁路古城遗址进行了又一次较大面积的考古发掘,揭露面积2800余平方米,发现了元代城遗址的西城垣,并发掘房址2座、窖藏1个、灰坑8座、灰沟7条,出土了少量陶、瓷、铜、铁、石、骨器等遗物。

  元代城址的西城垣位于金代集宁县古城遗址西部,墙体有的有墙基,有的直接建于生土之上。城垣长约1100米,近“八”字形走向,西北部呈西北东南走向,中部略呈东北西南走向,南部呈东北西南走向。在西城垣南部发现两个马面,均建在生土上,分南北二个,平面呈长方形,用黄褐色土夯筑而成。房址发现两组,位于发掘区的西南部,建在生土上,保存较好。整体平面呈长方形,采用地面建筑方法,由多个大小不一的隔间和院落组成,门道和踩踏面明显。房内出土大量动物骨骼和陶瓷片。窖藏仅发现一处,于表土层下开口,由窖坑和窖具构成。窖坑平面呈圆形,斜壁,窖藏遗物被盗。灰坑有圆形、长方形和不规则形几种,形制规整者多为窖穴。灰坑内堆积多为灰土,出土物较少。此次发掘出土的遗物有陶器、瓷器、铜器、铁器、石器和骨器等,以瓷器为大宗。陶器有陶罐、陶盆、陶砚等。瓷器种类繁杂,窑口较多,分属钧窑系、景德镇窑系、磁州窑系、龙泉窑、山西诸窑(如介休窑、浑源窑、大同窑)等,器型有罐、碗、盘、碟、盆、香炉、高足杯、灯盏等。铜器有铜簪、铜饰件、铜钱等。铁器有铁犁铧、铁车輨等。石器有磨盘、石杵、石臼等。本年度考古发掘最大的收获是确定了元代城址的西城垣,基本搞清了其形制、规模及走向,另外还发现了元代城址南城垣的大体位置,为我们进一步认识集宁路古城遗址的布局提供了实证和新的线索。

  德力格尔汗山位于蒙古国苏赫巴托省孟克汗苏木和图布新希热苏木的交界处,东南距省府巴仁乌尔图市约85公里。德力格尔山周围的山谷中分布着许多文化遗存,年代跨度较大、遗存种类较多、内涵丰富,是一处包含不同历史时期和文化特征的遗址群。2013年7月至8月,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继续在蒙古国境内实施了“蒙古国境内古代游牧民族文化遗存考古调查及发掘研究”项目。此次中蒙联合考古队主要对德力格尔汗山地区进行了考古调查,调查总行程约1500公里,调查了新石器时代、青铜时代、匈奴、突厥、契丹和蒙元时期的文化遗存共10余处,对该地区考古学文化的分布和文化特征有了深刻的认识,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乌兰朱和(Ulaanzuukh)新石器遗址主要分布于德力格尔汗山东麓陶格图河两岸的坡地上。该遗址分布范围比较广阔,调查过程中,在德力格尔汗山东侧比较开阔的山谷地表上均发现了石器,石器主要以石镞、石叶、石片等细石器为主。乌兰朱和新石器遗址的发现和研究对探索蒙古东部新石器文化及认识这一地区原始社会有着重要的学术价值。乌兰朱和文化青铜时代的墓葬主要分布在德力格尔汗山周围的乌兰朱和、阿达格高勒、伊和洪贵、布拉格额和等地,目前共发现700余座墓葬。乌兰朱和墓葬地表为方形封石堆,边长约3—7米,有的墓葬封石堆东南侧立有一排石柱,有的则周围带有一些独特的附属设施。这些墓葬一般并排分布,封石堆边缘以石片垒砌,封石堆中央为长方形墓坑,墓主人头朝东北,俯身直肢葬。随葬物品主要发现有陶片、石器、串珠和蚌壳等。查干额力格(Tsagaan Eleg)岩画位于乌兰朱和墓地北约4公里处,在一块高约3米、长5米的岩石的两侧共有70余幅岩画,主要有羊、牛、马和风格化的龙及一些特殊的符号等。恩格尔布查(Engeriin Buuts)匈奴墓地位于德力格尔汗山东麓的坡地上,该墓地为典型的匈奴石圈墓,属于中小型墓葬,墓葬地表封石堆呈圆圈形,直径约3—6米。恩格尔布查墓地共分布有170余座墓葬,它的发现和研究对蒙古国境内匈奴墓分布的认识有着很高的学术价值。突厥文碑位于德力格尔汗山南麓,布拉格河右岸的台地上,该遗址共分布有7块石碑和两块刻花纹石板,均以灰白色花岗岩铸成。刻花纹石板一般用于突厥祭祀遗址的石框,从此可推断该遗址为突厥时期的祭祀遗址。该遗址在一块石碑上发现了突厥如尼文。碑上刻有一些特殊的符号和文字,碑文有20行,共计2832字。毕其格图石壁文字遗存位于德力格尔汗山北坡上的一座岩石上,岩石西南壁较平整的断面上共有5段用黑墨写的文字,每段有4—6行字,均为维吾尔题蒙文,可见Tengri(腾格里)等字样,从字体看应属于蒙元时期的遗存。德力格尔汗山是蒙古国东部地区各个时期考古学文化遗存较为集中分布的区域,这里分布着新石器时代到蒙元时期的许多文化遗存,它们既包含蒙古草原游牧文化的共同特点也存在着一些独特性。通过此次考古调查,我们对德力格尔汗山地区各时期考古学遗存的分布规律、文化特征及属性有了较深的认识。

  2013年7月23日,位于和林格尔县新店子镇外西沟车站在挖排水沟的过程中,发现一座古代砖室墓,施工部门立即向文物部门汇报。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和林格尔县文物保护管理所立即进行了考古发掘清理。此墓开口于地表向下0.4米处,形制为仿木结构单砖室墓,方向185°。由墓道、墓门、甬道、墓室组成。墓门和甬道被破坏,墓门形制不清楚,从甬道残存看,平面呈长方形,两壁青砖平砌。墓室顶部遭早期破坏,平面呈圆形,穹庐顶。墓室底部直径3.7米、残高2.1米。墓室由青灰色条砖砌筑而成,条砖之间用灰色碱土作浆,制作规整。尸床沿墓室北半部砌筑,尸床的南沿砖平砌。室壁表面绘以彩画,脱落严重。墓室周壁有6组方形柱础,柱础上立有四方抹角倚柱,阑额嵌于两柱之间。柱头铺作为一斗三升式,由栌斗、华拱、泥道拱、散斗组成,上接替木。补间铺作为双人字形翘尖栱,北壁的补间铺作为卷花叶形。在柱头铺作和补间铺作的上方均对应有一突出墙面8厘米的方砖,其上即为砖砌穹庐顶。墓室南壁墓门的东侧砖砌有一把仿木结构的靠椅,突出于墙面2—10厘米。南壁墓门两侧置有对称的棂窗,棂窗由上串、下串、立颊、窗砧等组成。墓室北壁正中设有一仿木结构的仿木门,突出于出壁面,门为方形对开式。门两侧为倚柱及斗拱铺作,门的结构为外砌上额、榑柱,内砌门额、立颊、地柎、版门两扇,地柎两端各砌门砧一枚。仿木门两侧各砌一组对称的形制相同的横纵交错的方格窗,窗下部与仿木结构的隔板相接。墓室地面上垒砌尸床,尸床平面为“凹”字形。尸床北部中央放置1堆凌乱的人骨,整齐的摆放有铜钱和塔式陶罐两套等。甬道处出一方石质墓志,墓志中记载了墓主人的籍贯、身份及下葬年代内容。墓主人下葬的年代唐代咸通九年(公元868年)。此次出土了有明确纪念的仿木结构的墓葬,构筑结构奇特,建筑造型生灵活现,为进一步探讨唐代建筑形制以及墓葬的分期提供了新的资料。

  2013年7—10月,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联合组成的辽上京考古队,对辽上京皇城一号街道及其两侧临街建筑遗迹进行了考古发掘,发掘面积约500平方米。此次发掘区域的地层堆积厚度约3.4 — 5米。共清理出路面遗迹共15层以及与各路面相对应的临街建筑遗迹。出土遗物有砖、瓦、瓦当、滴水等建筑构件,还有瓷片、陶片、石器、骨器、铁器、铜器、铜钱和大量动物骨骼等。通过本次发掘,我们初步掌握了辽上京皇城南部文化层复杂的堆积情况。并根据一批具有明确地层关系的出土遗物,初步建立了辽金时期建筑构件和陶瓷器等遗物的分期序列,也同时认识了一号街道与临街建筑遗迹的局部面貌及其相互关系。可以初步确认,金代曾对辽上京城进行了数次较大规模的改建。辽上京遗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东南。城址由皇城(北)和汉城(南)两部分组成,平面略呈“日”字形。皇城城墙保存较好,平面呈不规则方形,宫城位于皇城的中北部,根据考古钻探可知,皇城中部偏东,有一条南北向的街道,纵贯皇城南墙与宫城,是皇城南部的重要道路之一。此次考古发掘,对道路一侧的这处建筑遗址进行了大规模的清理,对于进一步认识辽上京的建筑年代以及文化堆积状况提供了一批鲜活的实物资料。

  2013年8—10月,为配合303国道改扩建工程建设,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巴林左旗文物保护管理所对辽上京汉城南城墙外南山窑遗址进行了抢救性考古发掘,发掘面积1058平方米。南山窑遗址位于汉城南城墙以南260米处,坐落于沙里河南岸一级阶地,面积约6万平方米,为“赤峰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南山窑遗址地层堆积情况较为简单,表土层(耕土层)下即为文化层。房屋在此层下暴露,多数灰坑开口于此层下。本次发掘共发现房屋5座,灰坑19座,灰沟2条。房屋保存情况较差,墙体被破坏严重,大部分消失殆尽,屋内仅剩炕洞;灰坑形制多不太规整,内部堆积多为草木灰、建筑废弃物以及风成的间歇性沙层,伴出大量生活遗弃物。本次发掘出土遗物较多,类别包括陶器、瓷器、铁器、铜钱、石器(石料)、骨器(骨料)以及大量动物骨骼。陶器有盆、罐、瓶、香炉、器盖、纺轮、带字器底以及瓦当、滴水、筒瓦、板瓦、刻槽砖等陶质建筑构件;瓷器以白釉瓷为主,黑釉瓷、三彩少见,青瓷仅见1片,器型包括碗、盘、盏(碟)等,另外还出土有瓷塑、围棋子等玩具和匣钵、三叉支钉等窑具;铁器包括刀、锛、铲、锉、镞等;铜钱有汉五铢,唐开元通宝、乾元重宝,北宋的淳化元宝、至道元宝、咸平元宝、景德元宝、祥符元宝、祥符通宝、天禧通宝、天圣元宝、皇宋通宝、熙宁元宝等品类;石器包括夯(杵)、臼、磨石、石料以及碑文残片;骨器有簪、钗、签、耳勺、篦梳、箸等制成品以及被切割废弃的动物掌骨和股骨头等骨料;此外,本次发掘还发现了数量可观的动物骨骼,约占出土遗物总量的1/3以上,其中以羊、马、牛等食草动物骨骼为大宗,偶见鹿科动物骨骼,猪骨少见,狗骨也较少。通过出土的遗迹、遗物来判断,南山窑遗址的年代范围应主要集中在辽代中晚期,年代下限或可能延伸至金代早期。此次考古发掘对于进一步认识辽上京汉城附近的建筑遗址遗迹手工业作坊的分布情况具有重要的意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推荐内容
广而告之